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蔡康永艺术品拍卖有很多门槛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1:17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蔡康永:艺术品拍卖有很多门槛

艺术品收藏就是一个金钱游戏,这个游戏风险很大,但既然决定要玩这个游戏,就不能亏本。因此,大量的艺术品投资知识,自然是重中之重。  随着艺术品投资风潮的越吹越热,不少演艺界明星也纷纷踏上了艺术品收藏投资之路。这其中,既有如任贤齐等在多年前就投身这一领域的资深收藏家,也有如五月天、阿信等虽然涉足较晚,但却因为个人兴趣,从单纯的艺术品收藏发展为更深层次的艺术品创作。  在这些明星收藏家之中,蔡康永无疑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著名主持人袁鸣曾开玩笑地评论蔡康永:“既是艺术品收藏家,又是作家的,只有两人——一个是马未都,一个是蔡康永。”日前,蔡康永出席上海书展,为新书《艺术里的金钱游戏》宣传。谈起自己的艺术品收藏经历,他表示:艺术品收藏就是一个金钱游戏,这个游戏风险很大,但既然决定要玩这个游戏,就不能亏本。因此,大量的艺术品投资知识,自然是重中之重。  买画心态就像买包   蔡康永第一次为自己买画,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那一次,他被广告宣传的张晓刚作品所打动,找到台北的汉雅轩画廊,但不巧的是,张晓刚的画都已经被卖光了。当时画廊已经改为展览四川画家赵能智的作品。蔡康永在画廊中逛了一会,看中了赵能智的一幅作品,没料到那一幅又已被一个香港医生订下。本以为就此与赵能智无缘,但世事往往是峰回路转。就在第二年,蔡康永曾经看中的这张赵能智的作品就出现在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得到消息的蔡康永立即参加了拍卖,以约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最终拍下,这也成为他艺术品收藏的第一炮。  “到现在,赵能智的画价已增长超过了十倍,但他绝不是增值最高的艺术家,其他的画家,增值百倍的都有。其实人花钱买东西,如果有增值,就应该要偷笑了,何况当时我买画只凭喜恶,既不做功课,也不当是投资。”蔡康永笑言。  至今,蔡康永收藏的各类画作已经超过了一百幅,对于自己的收藏特点,他如是点评:“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收藏家。因为我买画并非是真正为了投资或者收藏,买画时的心态反而像女士们买时尚包包一样,往往买到手的一瞬间很开心,但以后就没感觉了。我绝大多数的画都是买来直接放到仓库里,很多画买下来后就从没有见过。”  蔡康永尤其喜欢那些画面有趣、阴森、奇特的作品,他收藏的第一幅赵能智的作品画得就是“一个虽然极有味道,但气场非常鬼魅的小孩”。谈起自己最得意的收藏品,蔡康永介绍:“有两样作品,都出自日本艺术大师之手。一样是奈良美智的‘失眠娃娃’,上面有大师的亲笔签名,全球一共才限量300只。最重要的是,这样珍贵的作品,大师竟然是通过公仔店,以普通公仔的价格水准出售。购入的时候花了大概8000元人民币,结果一月后就升到了大约8万元人民币,当时真是觉得赚到了。”另一样作品是村上隆为鼓励日本地震后人民重建新生活而创作的版画“NEW DAY新生活”。“我买了好几张,买下来的时候就放话说,今年演艺圈哪位朋友结婚,我就送一张作为贺礼。不久前范玮琪和陈建州婚礼我送了一张。当时买的时候大约5000元人民币,现在已经涨到1.5万元人民币了,现在我送出去都有点心疼。”  艺术品投资门槛太多   虽然在艺术品投资领域已经浸染了十多年,蔡康永对艺术品投资始终抱以一种敬畏之心。他说:“其实我是不太鼓励朋友进行艺术品投资的,这个领域门槛太多,需要了解的东西太多太复杂。其他的一些投资,比如买房子,你最多就是买到地段、年份都不太好的房子,但那至少是房子,可以居住。但是艺术品投资,你很可能买到假画,那就真的血本无归。”  而谈起为什么自己在诸多投资中选择了高风险的艺术品投资,蔡康永说:“个人兴趣所在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房地产投资、股票投资都完全没兴趣,独独对艺术品有着一份喜爱。”在艺术品收藏投资过程中,蔡康永也是多次亲身领教了这之中的种种“门槛”。  比如,蔡康永就曾经经历过拍卖会中的“放毒”。“有一次我在拍卖会看中一幅庞熏琹画少数民族的肖像画,我觉得这幅画很漂亮,价格也不是太贵,我准备好要买。不过,就在拍卖开始前约五分钟,一位朋友经过我身边,告诉我他听说那张画是假的。我想,既然有人说是假的,那就不要买了,把钱留着买别的吧,于是我就放弃了。”  结果那场拍卖场面冷清,只有三个人在竞争,并不符合庞熏琹当时的人气。因为竞争者很少,得标者用偏低的价格就买到了。等到拍卖结束,蔡康永去问拍卖公司的专家:“听说那幅画是假的?”专家回答:“怎么可能是假的?”还把来源清楚地告诉他,并表示:“这幅应该就是这个系列最好的一张,竟然这么便宜就卖掉了!”蔡康永这才知道,之前原来是有人“放毒”,故意散播谣言,以便能以低价购入。  蔡康永认为,艺术品收藏投资最大的危险正是艺术品实际价值的难以判断。“你根本不知道一件上亿元的艺术品的价格是如何来的——究竟是其市场真实价格的反映,还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一场拍卖会里竞争出来的价格,确实经常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到的因素在里面,有时候并不能真实反映这个艺术家在市场上的合理价格,很难判断。”  赵能智油画的诡异风格颇受蔡康永喜爱   艺术品投资的种种“门槛”,自然给了拍卖公司可乘之机。一些小型拍卖公司,往往会使用一些手段,故意“制造”拍卖成交价格。在与这些拍卖公司多年的斗智斗勇中,蔡康永也总结了一些经验。  一种手法是“空喊”,也就是现场明明没有人竞价,拍卖师却在不断往上喊价,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一些拍卖前景不是很好的作品上。蔡康永介绍:“只要还没有到底价,空喊也没影响到谁的权益,只算炒热气氛,不过一旦把价钱拱到底价的边缘,就应该停止空喊了,如果底价20万,拍卖师可能会空喊到19万,这时全场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了拍卖师刚才那一轮‘空喊’,而举起牌子出20万,就成交了。景气不好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不少拍品总会有隐形人一路把价钱拱到底价边缘,却老是缺临门一脚而终究无法成交,应该就是拍卖师在‘空喊’。”  另一种手法是“作价”。现在有少数拍卖公司会把自家囤积的画,放在自家的目录上参加拍卖,而且通过手法造成拍的价格愈高愈好,让自家的存画也就更值钱。比如,如果有件作品底价20万,拍卖之前有买家用传真出价,最高出价到25万。如果现场竞争者缺乏,实际成交价低于25万,有些拍卖公司为了多赚佣金,可能会让公司职员坐在底下冒充顾客假装举牌,把价格顶到25万。“还有一种手法。拍卖公司知道某件作品有王先生想买、李小姐想买,他会告诉王先生:‘有人要出30万。我建议你出到35万,比较有机会买到,如果出25万,那就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另一方面,拍卖公司会请李小姐出到40万,所以就算王先生举35万,还是买不到;但靠着王先生的‘共襄盛举’,才能把李小姐的40万逼出来。因为拍卖会里的价钱是大家竞争的结果,需要有各路买家各不相让,才能把价格顶上去。”蔡康永介绍。  蔡康永总结的第三种手段是“假成交”。比如,某场拍卖状况太糟糕,记者又等着看拍卖成绩,如果让媒体报道说成交率只有20%,可能在艺术市场引发恶性循环,如多米诺骨牌连倒,所以会让职员在底下举牌,让某些根本没人买的拍品,看起来依然有人出价,也在表面上成功卖出。“我有一位中东的朋友遇到这件事,他拿出一幅名作给拍卖公司卖,奈何现场气氛冷淡,大量拍品流拍,拍卖公司情急之下,当场对我朋友那件名作用上了假成交。我朋友坐在场内,眼看自己那幅画拍到了两百多万,高兴得很,觉得口袋里有两百多万可以买东西了!所以接下来在拍卖进行中,就花了50万买了一幅别的画。结果拍卖结束后,不但两百多万没进账,反而还倒过来多贴50万,多买了一幅画。”  拍卖会场“门槛”众多,而且场内经常存在着躁动的气氛与情绪,很容易头昏目眩,被牵着走。“我建议第一次买画的人,可以先去展览会吸收知识,好好地问问题。刚开始进拍卖场,主要去感受气氛就好,不要鲁莽地举牌。我有些朋友因为觉得现场很有趣,也来举举看,不小心就买到了。虽然有人运气好,买到的画后来涨到两三倍,但也有人立刻成为冤大头。这种气氛多体验几次就习惯了,所以拍卖会很值得参加,多参加就多吸收经验。在拍卖现场体验到气氛之后,感觉到你想买谁的东西,再回家冷静做功课。”蔡康永给出自己的建议说。  失眠娃娃也是蔡康永得意收藏品之一   画廊渠道也很重要   拍卖会和画廊,是艺术品收藏投资最主要的两大渠道。画廊主人的知识量,以及对于新买家的教育能力非常重要。画廊就像是经纪公司,会栽培新人艺术家,跟艺术家签约之后定期举办展览,培养足够支撑艺术家收入的顾客群。通过画廊,投资者可以在一些艺术家市场初期就参与投资,坐享日后的价值“升华”。至于不签新人的“画店”,则只能算是一个流通中心。但是不同的画廊有不同的风格,有些画廊主人对艺术极度狂热,对市场并不关注;有些画廊主人则更看重作品的市场价值,因此选择一个与自己志趣相投的画廊对新买家来说很重要。  蔡康永介绍经验说:“要找到好的画廊主人,就像买房子要找好的中介是一样的。台北仁爱路的门牌是最好的,大安区是最好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你找到一个好中介,你可能会用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好房子。因为他会帮你过滤,分析你看中的房子值不值得买、价格合不合理。买画也是一样,你做完功课之后知道张晓刚很值得买,但他的作品不可能全都是同样的价值,这时就需要好画廊给你指引。尤其要用比较大的资金去投资艺术时,找个可信任的画廊主人是特别重要的。”  那么怎样才算是好的画廊主人?蔡康永就曾结识过这么一位:“有位画廊主人张颂仁,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推手。他是香港人,他的画廊‘汉雅轩’除了在香港之外,也曾经出现在台北仁爱路。当时我刚开始工作,什么都买不起,但我去逛他的画廊时,他跟我泡茶聊天,讲给我听好多我从不知道的当代艺术,还会从仓库里搬画出来让我看,绝大多数都是如果我当时买下,后来会增值起码一百倍的作品。以我当时一张画都买不起的状况,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耗时间接待我,可是他一点也没有不耐烦。”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