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府和市场各司其职救灾体制渐向多元化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5:02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政府和市场各司其职:救灾体制渐向多元化

雅安地震发生一周后,灾后重建渐被提上日程,灾区经济损失统计工作已全面展开。  来自生态雅安政务微博发布厅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4月24日12时,地震给雅安市带来的经济损失约为1216.32亿元。但有媒体报道,截至25日,雅安3个重灾区已公布的经济损失高达1693.58亿元。由于该值至少是其上年GDP总和的21倍,引起外界的争议。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灾后损失是地方向中央申请重建资金的基础,损失越大,财政拨款越多,这不可避免会导致地方虚报损失,但其实大家不必过度紧张。因为目前正在进行的地方灾情损失评估数据只为后续评估提供参数,震后恢复资金国家有其独立的评估程序和标准。  再说雅安目前的统计数据仅是初评,依据的是当地的自我评估体系,与国家标准中的评估体系方法尚有较大区别。目前民政部和国家相关部委的统计评估表还没有下发汇总。如不出意外,今后的评估数额还会有所变化。  灾后经济损失是最难确定的数据,比如汶川地震,据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史培军透露,“当年地方报上来的总数超过1万亿元,我们经过仔细地再三核实,最终确定了这个数字——8451.4亿元。”  一般而言,灾后直接经济损失数值为重建项目总投资额的基础,比如纳入国家规划的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两者间的比例分别是1.03(8658亿/8450亿)和1.40(320亿/228亿).  这是因为重建资金评估一般不会依照过去的经济结构进行,而会依据再建房屋的建设标准评估。在我国国家标准中也有明确的规定,比如在房屋损失计算中,应该以再建房屋的价值进行评估。  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的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部首席分析师范为表示,加之雅安周边地区,这次地震经济损失预计在2000亿元左右,占全国GDP的比重不会超过0.5个百分点,拖GDP0.2个百分点的后腿,对全国经济影响有限。  毋庸置疑,2000多亿的盘子对于GDP仅2万多亿、这次抗震救灾主要承担方的四川省而言,是一付沉甸甸的担子。如何消化,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据范为介绍,灾后重建资金的组成主要有部分:中央及地方财政支出和其他各省市的援助;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自筹资金;社会各界的捐助资金等。  以汶川地震为例,四川规划重建纳入国家规划概算8658亿元。在8658亿元的资金盘子内,外来资金(中央拨款、对口援助、社会捐赠等)3480多亿元,四川需要自行解决5184亿元,再加上国家规划外省定的1289亿元重建项目,资金缺口总计达6400多亿元。  据原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萧少秋介绍,解决资金缺口的诀窍是中央授权,通过中央资金投入,加之政策引导,撬动地方资金和资源。相比白花花的银子,当年政策方面的倾斜更为给力。  9%的金融优惠政策、放开的投融资政策,建房税费的减免和房价政策性优惠补助等,这些优惠政策使得中央财政安排的3026亿元灾后恢复重建基金带动了三省灾区10205亿元的资金投入。中央对四川的带动比高达1:3.73,也即1元中央财政,带动四川3.7元重建投入。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时红秀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这意味着我们的救灾体制和机制正在发生变化。以前我们的抗震救灾主要靠公共财政投入,随着筹集资金渠道的扩大以及社会的变化。政府更多发挥引导作用,该放给社会的就放给社会,该放给市场的就放给市场。  范为提醒,在灾后重建中尤其要注意过度投资和重复建设以及资金被违规使用、挪用的问题。如何把握重建力度和重建资金的透明化也是对政府的考验。  “政府只做规则、给政策就可以了。”时红秀说,对于社会捐助资金同样也是如此,政府完全可以建立多元化的筹集方式。在资金的使用规则方面颁布一些条例,让捐助方委托给社会第三方审计就可以了。并非说钱只有放在政府那才放心。

甘肃三支一扶考试历年真题

酒泉教师资格证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大纲